竹染清墨

不腐不污不混乐乎,不清不白不屑解释

昏君妖后的日常【礼物篇】

萧景琰:皇叔,您跟皇婶这么多年都如胶似漆的,怎么保持的?

纪王爷:你是想求教怎么哄你那作天作地的皇后吧?

萧景琰:还是皇叔了解我……

纪王爷:你不是有个足智多谋的麒麟才子吗?怎么不问他啊?

萧景琰:他要是懂这些还能耗成老光棍?

纪王爷: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萧景琰:所以……还请王叔教我……

纪王爷:这媳妇嘛,就要花心思哄着,你要定期给他惊喜

萧景琰:惊喜?

纪王爷:比如他走到楼下你给他抛个花啊!在花飘到他身上的时候你说,你比这花更美!

萧景琰:嗯……

纪王爷:年轻人,好好学着吧!

 

蔺晨:你今天怎么了?

萧景琰:没……没什么……

蔺晨:没事儿我先回宫了

萧景琰:哦……好……

 

蔺晨:这人怎么奇奇怪怪的?

萧景琰:晨儿!

蔺晨:干嘛?

萧景琰:你比这牡丹花更娇艳!

蔺晨:你大爷的!

 

蒙挚:小殊!不好了!陛下和皇后出事儿了!

梅长苏:出什么事儿了?

蒙挚:今天陛下和皇后在藏书阁二楼不知道发生什么了,皇后下楼刚出门,陛下就搬了那么大一盆牡丹花从窗户砸下来了!还好皇后武功好,不然现在就该办国丧了!

梅长苏:现在呢?

蒙挚:陛下在皇后寝宫门口蹲着呢

梅长苏:……

 

纪王爷:景琰啊!送礼要会挑!

萧景琰:怎么挑?

纪王爷:这两口子间送礼,得送的私密,送的贴心,送的人心痒痒……

萧景琰:明白了!

 

针工局掌事:陛下……真的要这么做?您确定?

萧景琰:确定!东西一定要做得好!

针工局掌事:……是……奴才遵旨……

萧景琰:去吧!

 

萧景琰:晨儿……你真滑……真嫩……

蔺晨:哎呀……别闹了……累死了……

萧景琰:我有礼物送你……把眼睛闭起来……

蔺晨:什么啊?神神秘秘的?不会又弄了新的肚兜花样吧?你也真是恶趣味……

萧景琰:啧……皇后果然神机妙算……我帮你穿上……好看极了……

蔺晨:这……这什么啊?哎呀!扎得慌!痒死了!

萧景琰:这是上等的边塞羊毛制成的红肚兜!果然和绸缎料子不一样,看起来别有风韵……

蔺晨:萧景琰!你大爷的!

 

 

 

 

 

在琅琊阁大门外搭了个小帐篷批奏折的大梁皇帝陛下表示:心里苦,说不出……


评论(27)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