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染清墨

不腐不污不混乐乎,不清不白不屑解释

昏君妖后的日常【供暖篇】

前半夜

萧景琰:晨儿,该睡了

蔺晨:嗯,睡觉……

萧景琰:你不宽衣吗?

蔺晨:冷……不想脱……

萧景琰:被窝里暖和,我身上也热,还是宽衣再睡吧,舒服些

蔺晨:不……我不脱……冷……

萧景琰:……

 

后半夜

萧景琰:晨儿?怎么了?

蔺晨:冷……抱抱我……

萧景琰:乖,抱抱

蔺晨:嗯……你身上真暖和……

萧景琰:睡吧,我抱着你……

 

第二天

 

萧景琰:给正阳宫烧地龙的内侍换了吧,皇后嫌冷

高湛:是

 

前半夜

蔺晨:热死了……

萧景琰:热就宽衣吧

蔺晨:嗯!真是的,昨天冷死今天热死

萧景琰:来,我帮你脱,凉快凉快

蔺晨:你……你干嘛……哎呀……松手……

萧景琰:不是热吗?脱了就凉快了

蔺晨:你……你个不正经的!

萧景琰:嘿嘿……

蔺晨:唔……

 

后半夜

萧景琰:嗯?晨儿,怎么了?

蔺晨:你离我远点!热!

萧景琰:热吗?还好吧?

蔺晨:热死人了!你别靠过来!一身汗黏糊糊的!

萧景琰:……

 

第三天

萧景琰:前天给正阳宫烧地龙的人呢?调回来吧

高湛:皇后不是嫌他们烧的不暖和?

萧景琰:让昨天那一班专烧前半夜,前天那一班专烧后半夜

高湛:老奴领命

萧景琰:别让皇后知道

高湛:老奴明白

 

前半夜

蔺晨:热死了……这屋子里能当暖房养花了

萧景琰:不是已经在养花了?

蔺晨:这屋子里可没花?

萧景琰:有啊

蔺晨:在哪儿?

萧景琰:大梁开得最好的菊花……

蔺晨:哎呀你个死鬼!太讨厌了!

萧景琰:嘿嘿……

 

后半夜

蔺晨:琰哥……冷……

萧景琰:来,我抱着你

蔺晨:嗯……还是你怀里暖和……

萧景琰:乖,以后每天都搂着你睡

蔺晨:嗯……

 

 

 

 

 

 

 

 

 

高公公表示先帝啊!您看走眼了!陛下哪儿就耿直了?

评论(21)

热度(100)

  1. 乔蜜竹染清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