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染清墨

不腐不污不混乐乎,不清不白不屑解释

昏君妖后的日常【护短篇】

梅长苏:你们俩腻歪够了没!

萧景琰:小殊你不要这么暴躁好不好,有事儿慢慢说

蔺晨:你要克制自己的脾气,脾气太大对身体不好

梅长苏:你们是要好好说事儿的态度吗?一会儿喂个点心一会儿喂口茶的,当我不存在的是吗?

蔺晨:早说让你收敛点了……你看,把他气急了吧……

萧景琰:还怪我?刚刚那块莲花酥谁咬了一半塞我嘴里的?

蔺晨:那是太甜了!我吃不下了,不能浪费吧?

萧景琰:好好好,你有理,我错了,行了吧?

梅长苏:你们!你们行!哼!

 

蔺晨:你看!长苏都气跑了!都是你害的!

萧景琰:明明是你把他气跑的怎么还来怪我?

蔺晨:你的意思是怪我喽?

萧景琰:当然怪你!不光怪你还要罚你呢!

蔺晨:你干嘛?哎呀……松手……大白天的……唔……

 

车诞:苏先生?

梅长苏:车大人?

车诞:苏先生在宫中如此失仪似乎不妥

梅长苏:车大人若是想觐见陛下估计要白来一趟了,陛下正在忙,不方便

车诞:本官的事,不劳苏先生费心

梅长苏:苏某先走一步

车诞:哼!什么玩意儿!

 

蔺晨:什么?有人参长苏?

萧景琰:是啊,参他在宫中行止不端有失礼仪,实乃对朕大不敬,参他身无官职干涉朝政,实乃扰乱朝纲为祸社稷

蔺晨:谁这么抽风?

萧景琰:御史台的车诞

蔺晨:噗……扯淡?这名字跟他干的事儿还真和谐!

萧景琰:这事儿怎么办?

蔺晨:关我什么事?我可不管,免得人家说我干政

萧景琰:那我更没法管了,不然肯定被说偏私

 

蒙挚:明白了吗?

夏冬:蒙大统领放心,这可是悬镜司的老本行了,这家伙没做过亏心事便罢了,但凡为官期间有任何违法乱纪之事定然查出来!

蒙挚:陛下的意思是,他年岁大了,该告老还乡了

夏冬:明白

 

琅琊阁管事:少主交代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琅琊阁灵童:回管事,已经查清了,此人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八岁便以才名闻名乡里,十五岁进士及第入朝为官,不过此人为人十分不堪,上房拉屎,把袜子丢进邻居家汤锅里,往澡堂子池子里丢炮仗,诸如此类事件非常之多,但他为官不结党营私也没什么纰漏,虽然行为荒唐可恶却也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和恶劣影响,所以一直没人追究他

琅琊阁管事:嗯,找这些年被他折腾过的人,送到金陵去,务必将那些旧事散步的人尽皆知

琅琊阁灵童:是!

 

蔺晨:听说那个车诞主动请辞告老还乡了?

萧景琰:是啊

蔺晨:走了好,走了清净

萧景琰:他从小到老干的那些恶心事儿全金陵都知道了,看样子以后不能惹你啊……

蔺晨:看破不说破!

萧景琰:不说破?那可是朕的事儿,皇后管得了吗?

蔺晨:看我堵不堵得上你的嘴!

萧景琰:唔……皇后如此主动,真是难得

蔺晨:你个混蛋……就会胡来……

 

 

 

 

 

 

 

 

梅大宗主在苏宅品着宫里送来的好茶叶悠悠然道了一句,算这俩没羞耻的货还有点良心!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