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染清墨

不腐不污不混乐乎,不清不白不屑解释

昏君妖后的日常【偷听篇】

梅长苏:不是说水牛跟蔺晨出来踏青了吗?怎么没看到人?

飞流:飞流,去找!

梅长苏:你看到他们就回来,别往前凑啊,小心辣眼睛

飞流:辣眼睛?不懂……

梅长苏:你就站远远地看看就回来

飞流:哦!好!

 

蔺晨:那里那里!

萧景琰:哪里?

蔺晨:就是那里!你叉呀!快点!

萧景琰:好好好!我看见了!我叉了啊!

蔺晨:嗯嗯嗯!快叉!

 

梅长苏:飞流,你看到水牛和蔺晨了吗?

飞流:看见了!

梅长苏:他们在干嘛?

飞流:太远,看不清

梅长苏:那你听见他们说话了吗?

飞流:听见了!

梅长苏:他们说什么?

飞流:那里……叉……快点……

梅长苏:咳咳……飞流啊,以后如果在听到这些内容一定要躲远点!

飞流:哦……

梅长苏:乖……

 

萧景琰:这条鱼可真大!

蔺晨:怎么样?我挑的鱼好吧?

萧景琰:那也是我叉鱼技术好!

蔺晨:哼!不是我提醒你叉得到?

萧景琰:是是是,皇后英明神武,乖,你去生个火,我把鱼收拾了,给你烤了吃

蔺晨:嗯

 

高湛:苏先生,陛下和皇后在崇文馆看书,吩咐过,您来了自己进去就行,无须通报了

梅长苏:有劳公公

高湛:先生客气了,老奴先行告退

梅长苏:公公慢走

 

蔺晨:里面一点……

萧景琰:这里?

蔺晨:对……

萧景琰:这样可以吗?

蔺晨:再重一点……

萧景琰:这样?

蔺晨:啊……好爽……

 

高湛:苏先生?您不是来找陛下和皇后的吗?

梅长苏:我……我还有点事儿,先告辞,你别跟她们说我来了!

高湛:好……

梅长苏:这俩人……真是……

高湛:这苏先生怎么了?

 

萧景琰:你背上怎么会突然这么痒?是不是昨天吃的烤鱼过敏了?

蔺晨:我饮食百无禁忌,不过敏啊

萧景琰:也不出疹子不长痘,莫名其妙就痒起来了,要不要去让晏大夫给你看看?

蔺晨:没事儿的,最近天气太干了,晚上沐浴后你帮我涂些香脂滋润就好

萧景琰:那就好,你若是还痒现在就回去沐浴吧,我记得有西域进贡的润肤香脂,这就让他们给你找来

蔺晨:嗯

 

梅长苏:景琰跟蔺晨太不像话了!

蒙挚:啊?

梅长苏:白日宣淫,不分场合!

蒙挚:啊?

梅长苏:昨日在郊外河边就……哎呀!让飞流看了个满眼!

蒙挚:啊?

梅长苏:今天招我去宫里议事,我到门口就听见他们在屋里……哎呀!

蒙挚:啊?

梅长苏:蒙大哥你会说点别的吗?

蒙挚:我应该说点什么?

梅长苏:你好歹表达点个人意见吧?

蒙挚:他们俩体能不错啊!到底都是练武的!

梅长苏:你……哎!

 

蒙挚:陛下……那个……

萧景琰:有事吗?

蒙挚:那个……微臣想劝您注意身体……

萧景琰:什么?

蒙挚:那个……俗话说得好,只有耕不完的地,没有累不死的牛……为了您和皇后的幸福长久,您应该节制一点……

萧景琰:你放肆!

蒙挚:微臣失言,陛下息怒!

萧景琰:说!谁叫你来胡说八道的?

蒙挚:小殊说了不让说是他说的!

萧景琰:来人!禁军统领蒙挚御前失仪掌嘴三十,停职一月以示惩戒!

蒙挚:微臣领旨……

 

 

 

 

 

在苏宅的梅大宗主看着脸肿成猪头样的蒙挚叹了口气,把面前一碗腥苦的汤药一饮而尽

 

 

 

 

大梁皇后表示多少黄连和鱼腥草都救不了梅长苏那个已经污透了的脑子了……


评论(1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