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染清墨

不腐不污不混乐乎,不清不白不屑解释

【祥林】窦公训女

#郭麒麟第一人称

#纯属瞎掰,别骂我就好

#爆笑预警,吃东西喝水敷面膜的勿点

商演临时有了变动,也不知什么缘故,岳哥和孙师叔换成了老舅和九郎哥

那我们的节目就危险了……

窦公训女……论窦夫人谁玩儿的过我老舅?

眼看就上台了,手心直冒汗……

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轻轻拉了拉阎鹤祥的衣袖,趴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只见那张大歪嘴瞬间就裂到耳朵根儿了

“笑什么!不许笑!”气的我跺了两下脚

“好好好,不笑不笑!”阎鹤祥努力憋着“少爷你这可真豁的出去啊!”

“去去去!上场了!”拍了拍自己的脸平复一下紧张的情绪,听完报幕就上场了

“今日闲来无事,你我夫妻同坐”阎鹤祥念完这句便大大方方坐在场面桌旁的椅子上了,还十分挑衅的偷着瞄我一眼

行……看我不吓死你!

心里这么想,也不那么紧张了,一扭身就坐上了场面桌,侧身一歪伸手摸他双下巴一下

台下炸开了锅,比想象中的效果要好,比较担心的是阎鹤祥,真不知道他会怎么接

正想着,就听那歪嘴大脑袋颇为严肃的一声吼“嘛呐!坐好了!”

吓得我一激灵,条件反射的坐了起来,十分乖巧的双手放膝盖上,双腿自然下垂,脚够不着地……

台下又炸了,大脑袋趁着背过脸看我的时候笑场了

“下来!”刚笑完场立马变脸,说凶就凶,这个大脑袋……等着瞧!

“太高,下不去……”委委屈屈的鼓着腮帮子,对着镜子练过很多次,这个表情很萌,加上自己抛了身高哏,台底下女观众嗓子都要笑劈了,现在……就看那个大脑袋怎么接了!

“你怎么上去的?真麻烦!”大脑袋一边抱怨一边靠过来,本以为他要扶我一把,没想到他竟然一手抄到我咯吱窝底下,一手抄起我两条腿,打横着把我抱了起来,把我搁椅子上了!

后面怎么演完的已经记不清了…

台下炸什么样儿也记不清了……

就记着事后老舅笑的浑身钉子响……

我爸跟我师父逗也要这么来一回……

评论(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