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染清墨

不腐不污不混乐乎,不清不白不屑解释

舒心名朋自戏存档【五香炸丸子】

#新皮首戏

#养生邪教徒就得怼!

#吃货毒舌人设必须立起来!

城中最有名的酒馆内,选了个靠栏杆的位置坐下,此处不算吵闹,却能清楚的听见楼下卖唱姑娘的曲儿,一歪头就能看清楼下整个大堂,比起吃土吃雨水的窗边和静默无声地雅间,这个位置更适合独自一人。

伙计上了老板新制得梅子酒,特意说是老板吩咐用冰凉的井水镇着,端起来轻抿一口,只觉冰凉酸甜,咽下之后腹中却有淡淡的暖意,不觉勾起唇角,初夏的天儿不算热,其他的酒常温喝着倒是无妨,但酸甜的梅子酒就显得不那么顺口了,这老板,倒还真是细心 !

醇酒入口自然要就着菜吃,伸筷子夹了一块酸辣黄瓜正要吃,邻桌一书生打扮的男子便高谈阔论

“菜蔬用盐腌过会破坏营养,尤其是黄瓜这类的水分充足的菜,营养成分都破坏了,再加上高温制成的辣椒油,吃了对身体有害无益。”

手微微停顿,筷子夹着黄瓜块止在唇前,不可察觉的叹了口气张口吃下,十分的滋味也只剩了七分,又抬手夹了一筷子蛋黄苦瓜吃了,苦瓜收拾的干净,只余淡淡的一点苦香被咸蛋黄厚重的味道包裹住形成了相当绝妙的滋味,执杯抿一口梅子酒,刚刚的不快似乎都被这口酒一同顺下去了,邻桌那人又扯着嗓子说开了

“咸鸭蛋这种为了耐储存而发明的腌渍食品里面含有相当多的有毒有害物质,常吃会使人变老……”

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瓷杯重重落在桌上表示不满,还未开口说话,伙计就端了刚出锅的五香炸丸子上来,一时间整个酒馆似乎都被这浓烈的五香味儿笼罩住了,看着色泽金黄还带着滋滋声散着香气儿的炸丸子……还是不要给店家惹事的好,抬筷子一夹,丸子在筷子的压力下发出了动听的咔吱声!张口一咬,五香粉那强烈霸道和异域香料孜然相较都毫不输阵的香气随着松软的肉馅儿在口中炸开,外酥里嫩好吃的让人恨不能把舌头都嚼了!执壶满斟一杯小酒,滋溜一口嘬进去,惬意的难以形容,正在这时,邻桌那位又张了嘴

“高温油炸的食品对身体的危害我们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五香粉之类的香料多半是暴晒干磨粉又炒制过,让它的香味得到最好的激发,这就已经加热过很多次了,加进丸子里又经历了一次高温油炸,这个东西说是毒药都不为过……”

筷子重重往桌上一摔

“伙计!”

伙计瞅了旁边那桌人一眼,神色颇为为难的过来

“公子您要点什么?”

说着直接拿起酒壶叼着壶嘴嘬了一口,重重落在桌上

“今儿丸子不错!给每桌都上一盘儿,小爷请客!上菜的时候顺便告诉各位,这玩意儿小爷吃了大半辈子,什么事儿都没有!有人看一眼就中毒了!”

伙计噗嗤一乐,手巾板儿往肩膀上一搭,大声吆喝

“五香丸子炸一锅,楼上公子请客每桌送一碟喽!”

伙计刚喊完,邻座的几桌和楼下离着近的也都起着哄的加菜,全是腌腊或油炸菜式,显然也是对邻桌那位极其不满。

邻桌那几位眼看待不下去了,就纷纷起身在桌上留了银钱灰溜溜的往楼下走,那位“博学多才”的书生走到楼梯口还重重冷哼一声,而自己喝酒吃菜并不理他,只偷瞧着他快下完楼梯,一根筷子甩出,正好落在他脚下,让他朝着厨房方向五体投地行了个大礼。爬起来的时候满口都是血,愣是摔断了两颗门牙,捂着嘴一瘸一拐的跑了出去,整个酒馆顿时一片哄笑声,将那唱曲儿姑娘的琵琶声都压住了

踏踏实实吃饱喝足扬了扬手

“伙计!结账!”

伙计递了干净帕子过来

“公子,您吃好了!我们掌柜的说了,今儿您这顿小店请了!”

偏头看了眼楼下柜台处正往上看的老掌柜,扬起一边嘴角

“如此,多谢款待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