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染清墨

不腐不污不混乐乎,不清不白不屑解释

拆迁办的捣蛋日常(一、二)

 

(一)小粽子的捣蛋日常

 

我是一个小粽子,对,住在古墓里的小粽子

今天我左手拎着颜料桶,右手拿着大刷子蹦哒在长沙大街上,我的目的是复仇!对!复仇!

口享!九门这些坏银!到我家打砸抢烧炸无恶不作!你们来我家当城管!我就来长沙城当拆迁办!你们做初一,我就做十五!

 

蹦哒到北正路二号,在外墙上画个圈写个拆字!

哼!这家人最坏了!那个叫佛爷的坏人连我尿盆都叫他的副官揣怀里带走了!

 

蹦哒到梨园,在外墙上画个圈圈写个拆字!

这家人也坏!那个漂漂亮亮的男人叫他那个长了一双下垂眼的小徒弟把我枕头抱走了!呜呜呜~我好久没睡个安稳觉了!

 

蹦哒到门口没有台阶修了个坡道的大宅子门口,在大门上画个圈圈写个拆!

这家人也坏!那个没腿的坏人把我喂狗的食盆子抢走了,听说送给南京的高官吃饭用了!

 

蹦哒到一间破屋子,往里瞅了一眼喝醉了抱着刀睡的邋遢男人,犹豫了一下,拿起刷子刚要画,房子哗啦一下倒了……

呜……不是我干的!

蹦哒走!

 

(二)奇门八算变骑门扒蒜

我是小粽子


上次在长沙玩得很开心,于是今天又高高兴兴拎着颜料桶挥舞着大刷子在长沙城里蹦蹦跳跳,一直蹦哒到一个门牌是写着“奇门八算”的地方

奇门八算……这名字好熟悉诶……

对了!是和那个经常去我家乱搬东西把我尿盆都抢走了的叫什么佛爷的大坏蛋一起的那个戴眼镜的小虎牙!

这家伙最坏了!馋懒奸怂坏占全了!在我家乱吐瓜子皮不说走两步路就喊累!那个棺材板脸佛爷一看他就笑出十颗大白牙,又摸手又搂腰的!简直辣眼睛!

咳咳……跑题了……

这家伙最坏了!装着怂唧唧喊好怕怕,一张符把我邻居二大爷打半身不遂了!我家什么好东西藏哪儿他一眼就看出了了!指哪儿那个什么佛爷和那个副官就去翻哪儿!我的尿盆就是他让那个小白脸副官抢走拿给那个圆圆脸齐刘海凶巴巴的刁蛮女人洗脸用的!弄得一股香水味!我抢回来都不能用了!你说他眼神儿那么好戴什么眼镜啊!太坏了!简直太坏了!

拎着颜料桶举着大刷子刚要扑进他家,忽然就想到至今半身不遂的邻居二大爷……这家伙好可怕……

于是躲到墙角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他不在家就一个小伙计在睡觉……嘿嘿嘿……

举着大刷子沾满了颜料在他家墙上画了个大大的圈圈,写了个大大的拆字!心满意足正要走,一回头,看那个匾觉得好别扭……“奇门八算”好丑的几个字!

再次举起大刷子,把“奇门八算”四字抹去其三,改写“骑门扒蒜”

愉快至极!收工!蹦哒回家!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