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染清墨

不腐不污不混乐乎,不清不白不屑解释

兵痞神棍二三事【学戏篇】

张启山:八爷呢?

小满:去梨园听戏去了

张启山:怎么天天都去?

小满:每天戏不一样,昨天是霸王别姬,前天是穆柯寨

张启山:……

小满:佛爷,您还有何吩咐?

张启山:……让他晚上回张府

小满:今晚怕是回不去了,全本的龙凤呈祥

张启山:……

张日山:佛爷,要不……您也听听戏去?跟八爷培养点共同爱好嘛……

张启山:有道理!

陆建勋:我路过北正路的时候似乎听到了很凄厉怪异的嘶吼声,还欲盖弥彰用留声机放戏曲遮掩,莫非是张启山在对什么人滥用私刑?

霍三娘:哦,那是张启山学戏呢

陆建勋:你怎么知道?

霍三娘:陈皮告诉我的

陆建勋:陈皮?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霍三娘:自然是张副官说的

二月红:老八,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赶紧回家吧,佛爷该担心了

齐铁嘴:不回去!打死也不回去!这日子没法过了!

二月红:你这就不对了,佛爷一个从不听戏的人为了你都学戏了,你怎么就不感动呢?

齐铁嘴:二爷,您知道比对牛弹琴更可怕的是什么吗?

二月红:什么?

齐铁嘴:牛对你弹琴!

评论(8)

热度(111)

  1. jingruoanran501竹染清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