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染清墨

不腐不污不混乐乎,不清不白不屑解释

【一八/副四】张家人的无赖

我叫齐铁嘴,是长沙九门萌主(划掉)神算

 

昨天晚上我跟佛爷郊外看星星……咳咳,观星象回来,在夜宵摊子上瞧见那狐狸眼兔子牙的小丘八和二爷家那整天牙舞爪野猫儿似的小徒弟正坐在一起……

 

互!相!喂!馄!饨!

 

吓得我腿一软差点从佛爷马背上摔下来!还好八爷我聪明坐前面,有佛爷胳膊挡着,不然这一跤是摔定了!而且非得摔坏了不可!

 

咳咳……重点是……平日见面三句话不到就能打作一团的俩人……竟然是这种关系!

太惊悚了!

 

当下我就跟佛爷把那呆瓜抓回张府连夜审讯

 

谁承想这小丘八无赖劲儿上来竟然缠磨着佛爷跟我一起去二爷家给他提亲!佛爷竟然还答应了!

 

这……提亲?为什么要我跟着去?

 

那个呆瓜呲着两颗冒着傻气的兔牙嘿嘿一乐

 

“长嫂如母,八爷您不管不行!”

 

好吧,他说的挺有道理的……

 

等会儿!长嫂如母什么鬼?谁是他妈?不对!谁是他嫂子?!

 

 

纠结了一晚上,天亮后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投降,忐忑的跟着佛爷去了二爷家,往日在九门各家都相当吃得开的我,在二爷那阴成锅底的脸色下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没脸啊……

 

只看佛爷客客气气的给二爷到了杯茶,也给他自己到了一杯

 

“二爷,以茶代酒我敬你,干了这杯咱们就是亲家了!”

 

二爷连个眼神都不曾赏给佛爷,依旧沉着脸不说话

 

正板着脸忍着笑看佛爷一个人尴尬着,心里骂他活该!哪有上来就叫亲家的?没看见二爷不高兴吗?

 

谁知道这佛爷竟然一点都不尴尬!自顾自喝完自己杯子里的茶,端起二爷的杯子一饮而尽

“亲家!我替你干了!”

 

……

 

……

 

……

 

被二爷带着家丁用扫把棍子招呼着和佛爷一起被打出门的我简直委屈死了……这有我什么事儿啊!

 


评论(12)

热度(224)